王小川:AI退潮,Libra是区块链的正确打开方式

2019-10-1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|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高山大学(ID:gasadaxue),以下根据王小川2019年8月22日在高山大学“高山夜话”上的分享整理而成。

授课老师:王小川,搜狗公司CEO,前搜狐高级副总裁兼CTO。曾获第8届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(“IOI”)金牌,之后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,拥有工学学士、工学硕士, 以及EMBA学位。他先后发明搜狗输入法、搜狗搜索等互联网标志性产品,被公认为中文信息化的重大突破;人工智能时代,他带领搜狗公司发展语音、图像、翻译等AI技术并率先实用化,成长为国内用户规模第四大互联网公司,以及赴美上市中国人工智能第一股。

1

课前思考

1. AI 行业存在泡沫吗?原因是什么?

2. AI退潮之后,行业会有哪些变化?

3. 深度学习给AI带来了什么样的变革?

4. 语言与文明的关系是什么?

5. Libra并非纯的去中心化,是否与区块链相冲突?

 AI浪潮将退,回归价值本源

今天大多数AI公司都面临巨大的压力,主要是把AI的成熟度想得过快了,行业好多公司都有这种倾向,甚至为了融资,在实验室刷一个比赛就开始创业。

行业确实存在蛮大的泡沫,是泡沫就得破灭。这个过程中有些公司会合并,有些公司会倒闭,最后留下一些珍珠,有少数企业最后是能够活下来的。

我是蛮积极看待这件事的,有了涨潮落潮就会有珍珠留下来,资本本身不能做到百分百转化效率,但是这个过程中它能推动AI人才的集聚和发展。

从结果上讲,我是积极看待AI退潮之后的重新演化。每个人每个公司为了活下去,都是尽可能在优化自己,然后产生价值。我认为更多是寻求跟场景公司的结合,并购是其中一种好的方式。只要符合本源的方式去做,而不是停在一个虚幻做不到的事里面,我觉得就是好事。所以大家该并购并购,该停下停下来,回到它真正的价值里面。

今天AI能干的几件事叫做图像、语音、打游戏,这些事情的信息可以数据化就会好办一些,但是有一些信息在数据之外的,这种公司就会变得更加危险。比如说语言,语言的信息其实不在语句里面,它需要人这样的一种理解和共识。

总体而言,我觉得这波AI浪潮会培养很多人,公司重组或公司没了,但人才还在,所以可能的变化是,招聘的时候发现AI人才变得很贵了。

 AI行业目前没有出现颠覆性变化

我很少用“人工智能”这样的词,比较常用的是“数据智能”,就是在数据里去挖它的智能,其实就是监督学习的过程。给一个sample,做了标记之后训练它学会做模式识别。80年代就有这东西,搜狗公司就一直在大量应用,今天这波浪潮只是来自一个变化——有了深度学习。

深度学习能够更好的应对一些原来找不到特征的数据。就拿人来说,找特征很困难,比如声音,鼻子高这类特征很难用详细描述出来。所以交给深度学习,用更大的数据量,更大的计算力去做训练。

在我来看,这并没有出现革命性、颠覆性的变化。

今天深度学习简单来说就是在复杂数据中间找规律,并且有了一定的突破。什么是复杂数据,语音是一种,图像是一种,游戏里面的东西算一部分。剩下就看哪种数据重复性很高,规律很复杂,但是最后结果很清晰,这样的数据就可以交给机器去处理。

没有创造性、重复度非常高、无趣的事情,机器都可以干。但是说机器能替代人写文章是挺扯的,在语音、图像上机器能跟人媲美,但是在语言方面,它只能给记者做辅助。

因为数据量大,给出一个话题写文章,AI可以得出若干结果,中间大概会有一些惊喜的东西,但大部分的东西都特别不好,最终还需要有人去做判断。因为语言这东西,很多它本身的信息不在语言里面,有太多的外延和内涵需要人去掌握,所以这种事情机器干不好的。

那么什么样的文章机器能写呢?像体育新闻,股价涨跌这种模版型的东西机器就能写,这里面没有什么智能,20年前就可以干,现在并没有突破性的东西。所以语言相关的工作机器是替代不了的。

翻译是与文明基本等价的事情

说到翻译是伟大的发明,背后我所尊重的核心词是语言。

尤瓦尔在《人类简史》里面把语言放到了至高无上的位置。电是伟大的发明,它推动了对能源的使用。有了电不代表有人,但有了语言才称其为人。

语言是集体的一种概念的产生,对未来的一种幻想。有了语言之后,我们才建立了对世界的认知方法,没有语言就没有对世界的认知。所以我把语言等同于人的思考能力和智慧的传递。

有句话说“语言是思想和知识的载体”,有了语言,人类才有文明可言。这是一个核心话题。从人的尊严和人的集体思考或协作方面来考虑,语言是中间最关键的一件事。

3

△高山夜话现场:文厨(左)对话王小川(右)

地球被分成了不同的种族,有了不同的语言,如果大家语言能够相通,人类就可以变成更大的整体。从这个角度考虑,翻译会成为历史上若干次文明的重大标志性的事情。

大概在公元六世纪到八世纪,阿拉伯帝国处于黄金时期,它把以前埃及的、罗马的、印度的东西全部翻译成阿拉伯文,甚至《一千零一夜》这种都翻译过来,它从外族得到了文明的滋养,使得它的文化得到极大的发展,获得了500年的盛世。文明最后的迁移中语言是打破壁垒的一个载体。后来到文艺复兴时期,这些阿拉伯文又翻译回去了,它的文明快没了,再翻译回去,新的文明才重新开始产生。

再到后来,历史里面有若干次语言的翻译带来重大意义的事情。像唐三藏西天取经,从印度大概搬了600多部经书,用19年的时间翻译了其中的75部,带来了佛教的传递,带来了意识形态巨大的变化。

再后来还有《天演论》、《圣经》、《几何原本》,甚至还有从德国传进来的造就了新中国的著作《共产党宣言》。所以翻译工作带来的是文明之间的碰撞,它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跟文明基本是等价的一件事。

文明的冲突或文明的融合,实际上是语言能被沟通。在《圣经》里面就有通天塔的故事,说人类语言能相通就能造通天塔去见上帝,但上帝让人们失去这样一种能力。通天塔是人类有史以来最著名的烂尾楼,因为语言不通。

Libra建立了旧大陆与新大陆的桥梁

Libra本身叫做区块链正确的打开方式。区块链是一个横跨了技术、商业和政治或意识形态三位一体的东西。之前见过太多人讨论区块链,要么讨论技术问题,要么讨论商业问题,要么讨论意识形态问题,这种讨论是盲人摸象,里面有太多的瓶颈。

今天做区块链一定得做联盟链,最后得有联盟能够把线下资产搬运上去,不是一个纯的去中心化,今天能做的是多中心化,多中心化是核心逻辑,Libra就是多中心。找100家联盟一块去把现实世界和未来世界搭了个桥。Libra一旦成功,最后的影响不止是Libra,也不止是对金融体系的改变,它变成一个旧大陆和新大陆之间的一个连接,使得世界有机会真正通向去中心化了。

现在谈去中心化,谈新大陆,没有一个中间桥梁是搞不定的,这种桥梁一定是靠多中心来推动。旧大陆到新大陆这样连接的桥梁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。

以前理解区块链的两种美好是虚幻的美好。

一种叫做割掉资本主义的尾巴,把中心化干掉,就像打资本家一样,这是一种意识形态,是一种假的美好。中心化是一件挺好的事情,不是说要打掉中心化,是中心化做不到的时候,用去中心化去解决。去中心化不是目的。

第二种是ICO,发币之后币价狂涨,比炒股票还疯狂的模式,一夜暴富,这也不是美好的事。真正美好的东西是跨国家之间,在一个主权之外能够长出新的东西来。

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场景不在一个企业里面,也不是在一个国家里面,是若干企业联合,若干国家之间跨国家的联合。这件事情是它的意义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