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“运营”90,00后?最好知道啥叫星球引力

2019-11-0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|

编者按: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混沌大学(ID:hundun-university)。混沌大学是一所没有围墙的互联网创新大学,遍邀全球名师,拓展认知边界,奉献最专业、最实用、最顶级的互联网创新课程,陪伴这个时代最有梦想的人,早半步认知这个混沌的世界。

90后、00后、10后的性格发展特点是希望自己操盘,实现自我价值,不是纯粹打工或者做职业经理人的心态。

——陈国环

授课老师|陈国环

原赶集网/原瓜子网COO

未来的运营会往哪个方向发展?

今天我主要从三个维度,来洞察运营创新的未来趋势:

● 运营背后的三大商业趋势

● 运营创新的星球引力模型

● 运营创新的混沌模型

三大商业趋势

一个企业的发展主要来源于三大动力的推进:用户,成本,竞争。

也就是“你、我、它”。你就是用户,我就是成本,它就是竞争环境。

用户在发生什么变化?

中国的90后、00后和10后的年轻人,所彰显的个性跟80后、70后或60后完全不一样,他追求更加自由、开放、独立的精神存在。

他的父母基本上属于70后、80后,那时候中国教育相对来说比较发达了。父母有良好的教育背景,双职工家庭也比较多,他的孩童时代在父母的启蒙教育里,认知和创新能力就比我们要发展得多得多,会激化他独立去做一些事情。他有创业的意识,他不想跟着你干,不想为你干,他要自己干。

还有他的自主消费意识、能力,与我们以前不太一样。因为他的物质条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优越的,精神文化领域也在逐步提升,所以他们对金钱有自主支配的意识。

成本在发生什么变化?

中国早期几十年的发展得益于人口红利。但是时代在变化,在80年代出生的人大概是2.28亿,90年代出生的人只剩下1.74亿,00后只剩下1.47亿。00后跟80后整整少了8100万的人口,直线断崖式地往下跌。

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找人难了,原来比如说2000能雇到他,现在三个人找他了,他就抬价抬到4000、5000了。

另外,这几年大家开始重视环境,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。比如制造业工厂里必须带环保设备,一投入就是2000-3000多万。有的东西不能采购了,资源也不能开采了,资源越来越稀缺,价格也涨了。

竞争在发生什么变化?

90后人群意识变化,很多人喜欢创业,动不动就要自己干活,自己做老板实现自己的宏图大业和个人价值、社会价值,所以整个竞争环境更加激烈。

你会发现,中国一旦一个行业有一家公司可以创业,不出一个月立马出来十来家以上,半年左右基本上出几百家,呈白热化的竞争商业趋势。

星球引力模型

三大趋势发生变化的时候,运营模型不能停留在原来的水平,它也需要迭代和前进。

到底怎么前进才能把企业运营的核心——资金使用到极致化,资金的成本效率最高?我觉得有一个模型是必然存在的模型,叫星球引力模型。

星球引力模型主要分两大块:一个是紧密型的,一个是松散型的。

1、紧密型的运营模型有几个特点:

● 主体采取控股的运营手段,你离不开我,我紧紧地把你拽在手心。

● 子体运营相对独立而不是绝对独立。

● 合伙人高度依赖主体进行赋能,比如资金量的赋能、技能的赋能、宣传的赋能、品牌的赋能。

举个例子,我认为贾国龙的西贝非常符合紧密型的星球引力模型。

1993年贾国龙在北京成立了第一家西贝的餐饮公司,发展到2015年西贝合伙制推出之前,它全国连锁的门店其实也就几十家而已。

但在2015年时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,西贝推出了合伙人计划,由此把西贝推向了一个高速发展的轨道,到2019年2月已经有343家门店了。

西贝怎么做的?我们发现西贝合伙人很有意思。

第一,控股的运营手段,西贝很吻合这一点,基本上每开一家新店,总部是占60%的股权。利润也如此,总部拿60%的利润。

第二,它采用创业分部+赛场制的机制,通过一个牌照的模型来做。这个牌照要评估,比如你的用户口碑、损耗、贡献的利润等很多指标,评估后采用积分制进行排定,如果一年下来积分在全国排在很前面,会优先取得公司总部支持的。

它分A+、A、B、C四档排名。比如我在北京中关村开了一家店,现在积累的是4个A,或者1个A+和2个A(1个A+等于2个A),就可以换取一张新的牌照,可以另外再开一家连锁。所以它规模越做越大。

并不是拿到牌照就永远是你的,如果你做的不好,西贝还可以引入同场竞争,可以在中关村适当的一个角落让另外一个店进驻,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的竞争体系。

如果排名在倒数30%的时候,它的牌照要被收回。收回后不是把人裁掉,而是把员工全部打散放到其他新店里去,给这个员工新的重新在内部创业的机会。牌照给头部排名靠前的那些店,因为它做得比较好,用户口碑好,盈利也好,相对来说各方面都比较规范。

这些分店的运营是相对独立的,比如说漏沙漏结束后菜还没上,或者菜不好吃,店员有权力免单,这个免单的成本和费用都是记录在分部新店,是分店自我承担的,跟总部没关系,这些都是进入评估体系的。

我们发现,这个模型可以激发合伙人自主创新的意识、自主服务用户的意识,对产品进行更新迭代。如果很多菜味道不好,用户点的频率不高,就淘汰掉了,所以相对来说比较独立。

第三,分部的店是极度依赖于总部赋能的。系统软件由总部提供,采购的流程供应链全部由总部打通,而且一般开店头三个月的资金都是由总部来支持,创业的门槛低了很多。

另外,老贾还提倡利益分享的理念,如果总部店长的收益超过1000万,必须拿出50%的钱分享给员工或其他合伙人,这样形成一个利益共享的机制。

西贝的团队在不断打磨和滚动的过程中,战斗力还是非常强的。第一,它发展非常迅猛。第二,它的发展非常良性,因为都是优胜劣汰。第三,它的团队相对稳定,因为淘汰的30%重新打散进入新的店里。

所以,西贝就是典型的紧密型的合伙制模型,它在总部强引力的情况下形成了一个星球组织模型的构建。

2、松散型的运营结构有以下特点:

● 主体和子体之间没有绝对的控制关系,甚至根本没有股份关系。

● 主体和子体之间有依存关系,但不是生死依存。不像紧密型如果你离开主体你是不存在的,比如西贝的分店,如果离开主体,就不能用西贝的品牌,不能享受西贝的软硬件赋能、供应链、培训。但松散型的主体和子体是相对可以分开的,我不做你的也可以去做其他的。

● 它是单向赋能的关系,主体赋能子体偏多,子体反哺比较少。

有一个组织正在尝试松散型模型,就是阿里巴巴做的农村淘宝。

原来的农村店里是有代理关系的,厂家发货到省级代理,然后到县级分销代理,再到乡镇实体店,最后到消费端,以层层的关系存在。基本上都是厂商或上级代理商给你品牌授权,进货渠道比较单一,进货模式是从上往下,利润是赚取差价。然后是任务导向型,你今年完成了多少任务可以继续承担代理人,或者坐享独代的资格。

但是村淘不一样,它打散了这个模型。

比如天猫优品电器合作店的运营,它实际是由厂商直发,授权品牌到你的店,中间没有省级代理,没有县级代理,也没有乡镇代理,直接到消费终端的门店口。这里面有一个品牌授权,之间不存在直接上下游的控制关系,他们上传样品就行了,所以库存很低,而且不是赚取差价。

运营方面是天猫在赋能,比如流量的指引、营销的工具,所以是主体赋能于子体。

我们提炼出天猫优品电器合作店的运营:

第一,它都是单向赋能的关系,母体给子体赋能;第二,它是相对独立的关系,不是生死依存的关系;第三,它不是互相控股的,相对比较自由。

2

我们发现紧密型和松散型差异还是非常大的,但是两个的共同特点是都符合90后、00后、10后性格发展特点的。因为大家都希望自己操盘,实现自我价值,不是纯粹打工的心态,或者纯粹做职业经理人的心态。所以这还是跟时代发展相吻合的。

混沌模型

目前很难找到一个非常精准的词语去表达混沌模型,它类似于天地初开、混沌为一体的概念,什么形态都存在。

混沌模型有一个特点是,极强“超级单兵”的存在。

现在90后、00后追求个性、独立,他对技能和知识的获取不是单向的或非常功利性的,而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,会汲取不同营养的知识,学取不同的技能。他一个人身上拥有很多种技能,知识储备的结构也更加丰富,从事的东西更多。

你会发现其实现在很多人的收入不是来自单一维度,不像70后80后大多数人是由一份收入构成的。除了基本的工资收入外,比如他有设计技能,有人需要设计一个图纸,他回家设计图纸后电子邮件发给对方,他额外就产生一笔收费了。

从刚开始的一两个个体到越来越多群体的出现,我们认为,“超级单兵”会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。

而且他是没有组织的,从白天上班有组织的公司形态到晚上自己去做滴滴司机,或做代驾,或做其他技术上的外包服务,其实他是自我组织。

每个组织之间是相互协同的,他跟需求方个体之间是有联动的,而且能够快速地响应市场变化。有需求他立马就过去了,快速适应市场变化。

所以,混沌模型是从有组织、到去组织、到自组织的过程,从控制、到失控、到自控的过程。这是混沌模型往前走一个大的趋势。

另外,这个模型里任务资源是共享的,比如代驾,可以在这个司机下单、可以在那个司机下单。人力成本也是共享的,这个司机的成本可以给易到共享、可以给滴滴共享、可以给神州共享,所有公司都共享了这个司机的人力成本。

因此,我们看混沌模型对商业趋势的应对:超级单兵主要满足个人追求相对独立和个性;人力共享,把原来归属于某个固定组织形态的个体共享化,降低了这些企业的用工成本;自组织的形态,对错综复杂的情况能快速作出反应。

我认为混沌模型可能是最有新意,比较能够满足未来的用户需求、企业成本需求和竞争环境需求的组织形态。

小结

今天讲了未来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一些更高效、更奇特、更有战斗力的组织模型。

未来还有很长,至少10年到20年,我们都能够看得见,我相信接下来是一个非常精彩纷呈的世界。运营的课题非常深远,需要更多人来探究,共同去完善,给企业带来真正实实在在的效益。(完)